您的位置: 铁岭资讯网 > 历史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5.失踪人口回归

发布时间:2019-09-13 20:41:02

美漫世界霸王轨迹 25.失踪人口回归

信徒分为两种,一种是诚挚的,愿意为了信仰付出一切的狂信徒,差不多是这个实际上最恐怖的一群人,另一种是伪信徒,嘴上挂着信仰,但是遇到危险情况,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自己的小命,这种人就不足为惧了,因为信仰对他们来说,只是一层可有可无的装点。

需要的时候拿起来,不需要的时候就扔在一边。

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都是伪信徒。

所以面对如影随形的死亡威胁,不到10秒钟的时间,剩下的20多个邪教徒跑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了一地的尸体,还有那个握着手杖,对赛伯怒目而视的神父,以及想跑又不敢跑的康斯坦丁和他的好朋友钱德勒。

“啊!”

神父嚎叫一声,手里的骨杖表面涌动起一层黝黑的光晕,就像是一记重锤一样,朝着赛伯砸了过来,后者不闪不避的举起左手,地狱之火在手掌上蔓延,在灼热的感知中,轻而易举的将那黑色的光锤捏在手里。

“砰”

被捏碎的法术火花四溅,他一纵身跳上高台,一脚踹在了那正在准备反击魔法的神父的腹部,将他整个人都踹飞到了墙上,施法者们魔力强大,但身体一般都很羸弱,刚正面的时候根本刚不过赛伯这样的狂暴战士。

他感觉全身的骨头在这一次撞击之下都要碎掉了,他滚在地面上,刚抬起头,冰冷的枪口就抵在了他的额头,感受着来自猎魔枪对魔法存在的压制以及那股深入鬼祟的冰冷,这神父颤颤巍巍的不敢再动了。

“多玛姆要攻击纽约?”

赛伯的双眼紧盯着眼前这个邪神信徒,他俯下身,抓着他的头发,将他的身体抓起来,“你在害怕,对吧?那种缠绕在身体上的恐惧,那种压迫着你灵魂的恐惧,我能感觉到,如此的真实...所以,看着我的眼睛!”

“嗡”

那神父想要拼命抵抗,但是在那种如有魔力一般的命令下,他抬起头,迎面就看到了那闪耀着致命火焰的双眼,下一刻一股巨力涌入精神,意志防线瞬间崩溃,他的灵魂失去了控制,将所有的记忆都呈现在了赛伯眼前。

关于他如何被引诱,如何加入卡西利亚斯麾下,又是如何被多玛姆赐予黑暗之力,在记忆的最后,赛伯恍如亲眼看到了多玛姆的真身,那是一片荒芜死寂的宇宙,在已经被完全侵蚀的群星当中,一个黑暗的身影矗立在虚空里。

没有边际,就像是完全由黑暗组成的形体,唯有那一双眼睛,那双恍如包裹着无尽炼狱和七彩光晕的双目,即便是在窥视记忆,赛伯的闯入也让多玛姆看到了,这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那邪神的双眼放在了赛伯身上,他似乎在打量这个闯入他世界的小灵魂,赛伯也在看着他,那黑暗的化身,即便是靠近,都有种仿佛要被黑暗吞噬的感觉,直视那无处不在的黑暗,就像是直视着一个漩涡,让人忍不住要投入其中。

“你是...我见过你,小小的羸弱人类,在伦敦圣所,是你击溃了我那无用的仆从。”

多玛姆开口的那一刻,在这黑暗空间当中,那些已经死寂的星球开始疯狂的震动,他以一种固有的傲慢打量着赛伯,那黑暗之音几乎是直接在赛伯心底响起,让他的灵魂都为之颤抖。

“那么,你到我的世界来,是为了向我效忠吗?”

邪神如太阳一般的双眼中闪耀着玩味的光芒,他看着赛伯,犹如打量着一件商品,“哦...你的潜力可比那个快死的老头子强多了,你可以接受更多的黑暗,你会成为让诸界闻风丧胆的黑暗武士...会成为一个屠夫,我嗅到了你身上的鲜血,你会是一个完美的杀戮机器,在鲜血和死亡中迎来最崇高的黑暗永生。”

“来吧,效忠于我!我将给你整个世界!”

赛伯的意志站在一颗已经破碎大半的星球上,他同样直视着多玛姆,在几秒钟之后,他嗤笑一声,

“不!我拒绝!”

“我才不会给你当狗,我想要的东西,我一般都自己去拿!我是来问问你,你要进攻纽约,对吗?”

面对赛伯猖狂的回答,多玛姆并没有生气,他发出了低沉的笑声,让整个黑暗空间都摇曳不已,

“是的,纽约圣所,就是我的下一个目标,这一次,我要亲自动手...你觉得你能阻止我?是谁给你的勇气和信心?是古一那个老女人吗?”

“砰”

一颗腐朽的星球在赛伯不远处的黑暗星空中被捏碎,在地动山摇当中,多玛姆用黑暗之音宣布到,

“她连自己都保护不了了...至尊法师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众神将回归你的世界,你得做出选择,小小的人类,相比他们,我是一个更慷慨的存在...这样吧,纽约,让我看看,面对我,你们还是否能力挽狂澜!”

那是一种自信,对于黑暗空间领主来说,拥有这种自信并不奇怪,赛伯感觉到了意志的减弱,看上去是当做沟通桥梁的那个邪教徒神父的灵魂即将燃尽,他抓住最后的机会,大声喊到,

“这是一个赌注,对吧?多玛姆,那么如果我赢了呢?”

“赢?”

多玛姆哈哈大笑,“我有多少年没听到过这样的笑话了,不过如果你愿意的话,那么,如果你赢了,你们守住了纽约圣所,我立刻退回黑暗之域,在你还在这颗星球的时候,我不会再来抢夺它

...但如果你输了,就把你的灵魂献给我,你将成为我在诸界的完美代言人...哈哈哈,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那一天了。”

“我不要世界和平!世界与我无关!多玛姆!”

赛伯的意志就像是流水一样,一点点的从这黑暗之域散开,在最后一刻,他高声喊到,

“如果我赢了,你欠我一次!多玛姆,约定...成立了!”

在赛伯的身影消失于黑暗空间的那一刻,多玛姆的声音响彻这片星空,

“约定...成立!”

“嗡”

赛伯的意识回归本体,在他眼前,那神父的身躯只剩下了被焚烧的骨架,他用冰冷的枪口轻轻一拍,那黑色的骨架就像是流沙一样散落于地面,渗入其中,彻底消失不见。

他转过头,看着坐立不安的康斯坦丁和钱德勒,取下面甲,脸上是一个由衷的笑容,

“好久不见了,我的朋友康斯坦丁...你为什么这么紧张呢?你见到我不高兴吗?来,笑一笑。”

“我...赛伯,谢谢你...”

康斯坦丁干笑着用衣服抹了抹脸上的汗水,他一脸狗腿的说,“你最近还过得好吗?”

“呋...”

赛伯从康斯坦丁口袋里取出一包丝卡香烟,用缠绕在身边的火焰之灵点燃,扭头看着他,将猎魔枪扛在肩膀上,一脸无奈的说,

“其实不怎么好啊,和古一闹翻了,还有一个神经病劝我大杀四方,又在镜像空间里毁掉了小半个伦敦...真的很不爽的!”

“呵呵,你的生活还是这么波澜壮阔哈...”

康斯坦丁觉察到了危险,他后退了一步,然后就听到赛伯说,

“更不爽的是,我听人说,有个叫康斯坦丁的家伙在纽约黑市卖了颗完美的魔鬼王子心脏,一度成了风云人物,玩小妞玩到腿软,可是发了笔大财呢...”

他抬起头,看着康斯坦丁,双眼的笑容变得危险起来,

“你发财我不管...但我的那份呢?康斯坦丁,你不会忘了吧?”

气氛在这一刻变得微妙起来,在场的唯一一个普通人钱德勒不明白赛伯和康斯坦丁之间的恩怨,他只是本能的觉得局势对自己的老朋友不利,他艰难的说,

“这位...朋友,康斯坦丁是个很讨厌的家伙,但他做很多事情不是有意的,他没准只是觉得好玩...只是个玩笑。”

“嗯?骗我去宰了一个魔鬼王子,还毁掉了五分之一个休斯顿,这个玩笑真的一点都不好玩!”

赛伯收起猎魔枪,从怀里取出一本厚重的书,丢给了一脸惴惴不安的地狱神探,

“帮我完成这个召唤法阵,再帮我搞个奴役契约,我们之间的事情就算完了,康斯坦丁,你这一次要是再敢糊弄我...”

“不会的!不会的!我发誓!”

地狱神探猛地松了口气,他手忙脚乱的翻着手里的《所罗门之书》,不过在发现这本书是珍贵的原典的时候,一抹贪婪在他眼中一闪而逝,他顺手将这本至尊法师的珍藏揣在怀里,愉悦的打了个响指,

“材料我出!走,现在就给你办完这件事,纽约不能待了,我得赶紧跑了。”

20分钟之后,在曼哈顿偏僻地带,康斯坦丁和钱德勒艰难的在地面上用各种复杂的材料刻画着一个庞大的召唤法阵,地狱神探一边擦着汗水,以一边说赛伯说,

“《所罗门之书》里记载了数千个异界生物的召唤仪式,不过你既然只要有法力的那种,所以我们就用这种恶魔召唤阵,恶魔这种玩意最喜欢随便响应召唤了,你的眼睛对它们也有压迫作用,契约做起来很简单,不过一会召唤出的玩意就需要你自己去驯服。”

赛伯坐在一边的石头上,抽着烟,他看着忙碌的康斯坦丁和钱德勒,

“驯服?”

“嗯...按照你能理解的方法就是...揍他一顿!打到他服气为止!”

地狱神探将手里的蓝宝石扔进即将完成的法阵里,摸了摸口袋,一脸肉痛的说,“按照你现在的实力,最少也能唤出个恶魔领主,但召唤仪式本来就有风险,而且这种玩意的战斗力很难说,所以你得做好准备。”

“嗯...放手去做吧。”

赛伯随口应了一声,不过就在那个法阵堪堪完成的那一刻,他猛地抬起头,看向概黑夜之外,在那里,两抹闪耀着火光的玩意正在快速靠近这个地方,速度接近音速,赛伯摸了摸下巴,他怀里的开始快速震动。

他摸出看了一眼,来电号码上备注着“可怜的花花公子”。

“喂,托尼,这个点...”

“赛伯!”

托尼的声音很急躁,他大声喊着说,“从你现在的位置抬头,向左看!我在空中,正在快速接近你的位置...帮帮我!”

“嗯...”

在那两团火光越发靠近的时候,赛伯才看清楚,那是一台人形态的,红黄相间的机器战甲,在它后方,是一个有它4倍大小的,威武庞大的机器巨人,两个人还在空中疯狂的交火,但明显那个小号的机器人落于下风。

但赛伯却没有动,他盘腿坐在石头上,抬头看着两个机器人打架,看着那小个头的机器人被那大块头猛揍,他玩味的问到,

“说起来,我要以什么理由加入战场呢?托尼...人情都还了呀。”

“神盾局!我查到了一份神盾局的秘密资料,他们在四处找人组建联盟,你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你会有兴趣的!帮我,我就把它分享给你!”

小儿发烧
孩子老咳嗽怎么办
孩子厌食怎么调理
贵州威门药业热淋清颗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