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资讯网 > 科技

宁小闲御神录 第2725章 刺浪湾

发布时间:2019-09-24 18:35:47

宁小闲御神录 第2725章 刺浪湾

所以他必定已在方才的短暂交手中受了伤。

即便如此,他看起来仍是自信满满。

对神境来说,自信就源于己身的强大。

汨罗隐隐觉出,大黑天未必是阴九幽的对手,后者专修魂术,恐怕正是大黑天这类大能的克星,因此方才阴九幽首先干掉的就是对自己威胁最大的朱雀。

只看大引上人悄无声息地死在他手里,汨罗就知道阴九幽的力量强悍得可怖,倒真不愧为撼天神君的生死大敌。

哪怕汨罗心底再着急、再记挂刺浪湾战场的胜败局势,面对阴九幽依旧要表现得淡定自若。只因眼前这大敌专攻人心,只要己方稍显急躁、稍露破绽,立刻就会为他所乘。

“嗯——也好。”阴九幽露出沉思之色,而后一拍巴掌,“神王若是连巴蛇这一关都过不去,活着也没什么用了呢。”

他语调轻松,可是一击掌的功夫,汨罗和大黑天所站立的空间就陡然变了样。

不再是林木丛生的荒野了,这里处处都是黑色的熔岩,时常有白气蒸腾,猩红的液体在岩缝之间流淌,散发出浓重腥臭的气息,中人欲呕。

更重要的是,这活火山一般的地方居然还有数百头古怪生物游荡,有人形、有兽形,望见两位神境夷然不惧,反倒转头冲来。它们移动时就化作一缕黑烟,只到近前才重新显出身形。

幻境?

汨罗和大黑天都知晓玄天娘娘的幻境能够以假乱真,阴九幽也有这一手本事么?

却听这绝世妖人轻笑,露出一口白牙:“这是修罗场。两位可要小心了,死在这里的话,可是连魂魄也会化作修罗,永远徘徊在血河之上呢。”

熔岩旁边涌动的,原来不是岩浆,而是奔流的鲜血。那些眼中满饱了恶意与仇恨的怪物,生前都曾是威震一方的大能。虽然形体怪异,面庞扭曲,但大黑天细看几眼,居然认出其中两个,不由得惊呼:“谪夜、谪宣!”

这兄弟俩是他麾下大将

宁小闲御神录  第2725章 刺浪湾

,此次也同隐流一起出征中部,然而前些日子带领手下人马行经边陲小镇时失踪。他知道这支队伍多半是被敌人吞了,却没料到是阴九幽下的手。

各自立场面前,昔日的情谊也荡然无存了。

怒气勃发之下,他一步跨到阴九幽面前,挥拳直击他面门:“装神弄鬼,看我活剥了你的皮!”

¥¥¥¥¥

天外世界,圣域地界刺浪湾。

这里曾是半月形的天然良港,渔船繁忙进出,鸥鹭迎风翱翔。可惜一百年前地表抬起,潮水从湾中退去,地煞阴脉中的煞气又泄露出来污染了海水,令千里海疆内的生灵锐减,原本驻在湾边的渔村也就渐遭废弃,时至今日只余下一片遗址。

最多再过百年,这里也会变作了大荒之地。

一阵寒风吹过,卷起地上的落叶,更显此地瑟瑟,凄荒寒寂。

村中难得保存完好的几栋房屋当中,最大的一座当属昔年的渔公所。现在正有两人坐在其中,对面而弈,手中都拿着棋子,一个温文,一个粗犷。

拓朴初随手落了一子在边角,目光第十次移到了窗外去。他也有信民,早就籍由信仰之力的纽带得知沙度烈、摩诘天联合修仙者入侵神山的消息,现在哪有心思下棋?

眼看对面的诃罗难紧跟了一子,拓朴初将手中棋子往盒中丢去:“得了,我认输。”

广德真君抬头望着他:“神山那里,自有人守着。”

“我不放心。”拓朴初哼了一声,“我的军队在神山中打生打死,我却得枯坐在这里下棋!”

“那么你就应该相信神王大人才是。”广德慢慢道,“神王闭关,护法之职何等重要,只能交给最信任之人。”这就是神王留下素赤铜镇守神山,而将他和拓朴初派来这里护法的原因。他曾替神王擒来宁小闲,神王才真正视他如心腹。

拓朴初对神王的忠诚勿庸置疑,听他抬出皇甫铭也就悻悻不语。

广德问他:“可知我们还要再守多久?”

拓朴初摇了摇头:“应是不久了罢?神王再不出关,圣域可就保不住了。”

广德垂首,目光微微闪动。

便在这时,身后忽然有“咝咝”声响起,却是厅中立着的一只巨大沙漏忽然开始运作,银白色的细砂自上而下,漏去了下壶。

那种特别的声响就是沙子下漏的声音,却奇异地令人感觉到阴冷的不适。

与沙漏正常工作不同,第一粒细砂落下之后,吹进渔公所的风都忽然停了,地面上原有一片又轻又%~薄的落叶随风而起,这时就保持着蜷缩的姿态定格在半空中。

时间,停止了。

与此同时,拓朴初和广德真君身上都有一道乌光闪过,因此两人的动作也只是微微一顿,而后就恢复了流利顺畅。

显然在时间领域之中,他们得到神王的豁免,可以行动自如。

拓朴初站了起来,面凝寒霜:“有人来了。”

否则也不会触发神王布下的禁制。

两人互视一眼,一闪身都到了户外。

外头空空荡荡,天空还停滞一头信天翁,两人仿佛置身于一幅静态写生之中,只不过画中的景物太破败了些。

拓朴初和广德面上的凝重可不会少了半分。

天外世界的面积虽比不上南赡部洲,但对个人而言依旧是幅员辽阔,神王又是特地选了这么个荒僻之地闭关,有心人想寻他,不啻于大海捞针。

偏偏真就有人找上门来了,此时,此地,精准无比。

这人好大的能耐,并且无庸置疑,他已经到了。

在神王的领域之中作战,无疑己方是占了很大优势,不过,这家伙躲去哪里了?

广德忽然抬头望向悬崖,眯起眼道:“在那里!”

逆光望去,崖上果然站着两个身影,一个高大轩昂,一个娇俏玲珑。

虽然他们一动不动,然而沉凝如山的气势依旧从高大人影身上传了下来,压得两人心头沉甸甸地。

长天,宁小闲!

黑龙江治疗男科方法
濮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烟台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怎么样贵不贵
天津安琪妇产医院挂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