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铁岭资讯网 > 育儿

辰之歌 第八章 初见子夜

发布时间:2019-09-25 21:09:07

辰之歌 第八章 初见子夜

我向域领道过别之后,看了一眼一旁愤怒的刹海,他説:“早晚都是死,现在死了也好,死了也好。”

我踉跄地向他走去,説:“你好像很开心看着别人去死?是因为见了自己的家人死在自己的面前的缘故吧。”

刹海的脸色变了,説:“你懂什么!”

我冷笑了一下,説:“我确实不懂,但我知道你总会有报应的。报应总是会折磨着你生不如死。”

一旁的木洛站起来,好像是休息好了。他走来了,拔出了那把佩刀。

刹海见局势变了,也拿出了武器,説:“来啊,看是你们弱还是我们强。”

我听了,説:“这句话有区别吗?”

刹海笑了一下,显然他这句话就是开打前的一句狠话,他想説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赢得。

木洛在一旁动了动手腕,説:“那就要看看了。”

他冲向了刹海,举起他的刀。这时候有几个一旁的士兵把他围住,想要拦住他。可木洛是破灵界的前任将军,那些xiǎo兵怎么可以挡住他,更不要説是伤到他。木洛闪躲了几下,用他那把刀,划过那些人的喉咙。他们倒在地上挣扎着,脖子上划出了一道血痕,不断地有鲜血向外冒出。我看着他们的死相,感觉胃里有一股冷气在翻涌。

见情势不妙,刹海急忙叫住所有的人前去拦住木洛。可是木洛太强了,那些人不过是白白送死。木洛变了一种杀敌的方式,他将刀刃刺进那些士兵的心脏,只是用刀刃。然后他再去攻击其他的人。我看着木洛,他完全不像是原先我认识的阿赫尔了,他很残酷,很凶猛。他不再像阿赫尔一样,只会笑,不会去想伤害任何一个人,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他。

刹海见木洛的强势,説:“果然配得是木离的儿子,只可惜你太弱了。”他説完这句话,手向木洛一挥。只见他的影子里跑出一个影子,那个影子逐渐变成了人形,是一个红发的男人,穿着一身盔甲。那个男人冲到木洛的身前

辰之歌  第八章 初见子夜

。木洛完全没有发现到他,就这样,木洛被这个男人的冲击打到几米远。木洛在空中翻了个滚,最后摔到了地上,由于是从高处掉下的,木洛的胸腔被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吐出了一口腥红的血液。

“阙兽?”木洛撑住一口气,説出了这个名字。我疑惑的看着刹海,刹海冲天一笑,説:“果然厉害,这个都知道。血魂,过来。”那个叫血魂的红色头发的男人瞬间闪到了他的身边,重新缩到刹海的影子里了。

刹海满意的説:“这就是你们与我的差距。不自量力。”

説完,他还“哼”了一声。我看着一旁已经真不起来的木洛,他的身上全是刚刚血魂打伤的血,看样子他是打不过刹海了。木洛明明是曾经叱咤沙场的前任将军,为什么会如此,想来也是因为许久没有打斗和刚才负伤的缘故。

刹海走到了我的身边,一把揪住我,説:“你是听从我呢,还是继续反抗,像他一样呢,又或是比他更惨。”刹海指了指趴在地上的木洛,我看着那个挣扎着却始终不放弃的木洛,説:“有没有别的路?”

刹海一听,脸变得笑着,又变成严肃地説:“当然有。那就是去死。”刹海用很凶恶的表情看着我,举起了他的手。

当他正准备向我发起攻击时,突然一块石头他的手打了下去。刹海想那个打他的方向看去,是木洛。木洛站了起来,但还是摇摇晃晃的。

“我们还没有打完呢,用阙兽算什么东西。我们一对一,我倒要看看没了阕兽的你是不是弱得像是一只蚓虫。”

习武之人向来是受不了挑衅得,刹海来了兴致,説:“好,就陪你玩玩。”

突然冒出的血魂正准备出击时,被刹海一手拦下,説:“不用你,你回去吧。”于是血魂又跑进了刹海的影子里。刹海徒手应招。

木洛看了,像是受到了侮辱。木洛丢下了佩刀,説:“説好公平对战,你不用,我也不用。”

刹海看了,説:“好xiǎo子。”木洛看准了时机,向刹海一拳冲了过去。

我看着木洛冲击的速度,准能打中刹海。刹海看着木洛向他这里冲过来,向下一弯身,就这样躲过了木洛的拳。木洛想要收回,却被刹海顺势踢倒在了地上。木洛站起来想要继续反击,刹海向他的腹部猛踢一脚,木洛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跟我打,你还不行。”

刹海见木洛没有了站起来的力气,转身走到了我的跟前,説:“你呢?”

我向后退了退,却一下子退到了一颗大树旁,抵在那里,不敢动一下。刹海见我如此害怕,説:“怕了?刚才骗我的胆子都跑哪去了?”

我看着这劲头不对,想要向一旁躲开,却被他的一拳吓在那里不敢动。刹海冲着树打的那一拳,把树上的树叶都震掉了。他的拳头就在我的左脸颊不到一指处,我都感觉到了脸旁的气流,以及脑袋的嘤嘤作响。那一拳像是打在了我的头上。

“快説!岚芸究竟在哪!”这句话绝对不是在向我询问,而是在想我发出命令。

我颤抖着,慢慢地吐出几个字:“我我我真的不不知道。”

刹海掐住了我的脖子,又是这样。我看见木洛在后面一diǎndiǎn的站了起来。我知道他想要干什么。

我想帮他拖延一diǎn时间,于是説:“你让我想想。”

刹海的手松了一下,但还是没放开。这个时候,木洛向刹海的后背刺去一刀。但还没有到达的时候,血魂就冲出打倒了木洛。刹海听见动静向后一看,看见了倒在地上的木洛还有站在一旁的血魂。他“啧”了一声,会过来看我,説:“看来我也没必要跟你们慢耗下去了。”

刹海的手中冒出一团火焰,他举起来,想要向我砸去。我闭上眼睛,头向着一边缩起来。但又出于对死亡的好奇,我睁开了眼睛,看着这个愤怒的刹海。木洛想要阻止他,却没有了力气来站起来。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时间就在这里凝聚了,冻结成了冰的样子。一根长矛冲刹海飞去,擦过他的手,把他手中的火熄灭了。那根长矛也被钉在了一颗大树上。

我、木洛,当然还有刹海,一起向着长矛出发的地方看去。有一个人在那里站着,是一个女人,她留着黑色的长发,很长很长。她又穿了一身的黑色,左手手腕上还系着一条长长的黑色布带,把她的手腕全都包裹住。她一身的黑色,与血红的残阳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像是死亡的引渡者。

“子夜!”木洛冲那个人喊了一声,显然木洛对于她的出现很兴奋。我看着那个女人,她就是那个名震四海的木子夜。木子夜一步步的向我们这里走来,我可以明显感觉得到,刹海好像对于她有一股莫名的不安。木子夜首先来到了木洛的身边,直接略过了在前面的我还有刹海。木子夜并没有直接扶起木洛,而是俯下身子,问:“怎么这么狼狈?”

木洛出于羞愧,低下了头,没有多説什么。木子夜见他这个样子,斜嘴笑了一下,但不像是嘲笑,更像是亲人之间的来自心底的笑。木子夜向他伸出一只手,木洛扶住那只手,站了起来。木子夜这才向我们这里走来,但她又越过了刹海,来到了我的身边。她上下打量了一下我,説:“怎么可能会是你?”

我不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皱了一下眉头。

她回过头去,问木洛:“就是这么一个没用的东西?”木洛diǎn了diǎn头。

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别人説自己没有用,我问:“説什么呢你?”

木子夜嘴角一撇,説:“难道不是吗?”

我闭上了张开的嘴,没法再接下去了,她説的对,我确实是没用。

刹海见着木子夜的到来,换了一种那一捉摸的神情,像是不可思议,説:“你怎来了?”

木子夜见他这么问,就説:“怎么,怕了?”

刹海冷笑了一下,説:“你觉得呢?该是你怕我,还是我怕你,你的心里最清楚吧。”

木子夜瞪了他一眼,説:“那就看看啊,是怎么样的结局,一会儿不就全都知道了。”

木子夜走到那颗大树旁,拔出了那根插在树干里的长矛,又把它的箭头转到刹海的方向,像是在发出宣战的挑衅。刹海也不怕她,拿出了一把剑,也指向她,説:“我会让着你的。”

木子夜“哼”地冷笑了一声,説:“你这是在给自己输掉以后找的台阶吗?”

刹海的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睛里全是不耐烦的神情,他像是被当众羞辱了一样,説:“随你怎么説。”

他们就这样僵在了那里,我看着他们两个,不知道接下来该发生些什么。春末的风很盛,吹过了木子夜的头发,把整个黑色的发丝都随风飞扬,又映衬着红色夕阳,显得更加冷酷了。刹海被这股风吹得心烦,先出了手。刹海向木子夜冲了过去,眼见着就要撞上了,可是木子夜还是一动不动,我看着就替木子夜心惊胆战。就在最接近的时候,刹海突然就停下了,剑刃就在木子夜的眼前停下,木子夜只是本能的闭了一下眼睛,其余的什么都没动,一动不动。

“够气魄。”刹海称赞了一下木子夜,但又像是司空见惯了一样。

木子夜笑了笑,説:“我就知道你不会的。”

“不会什么?”

“你不会真正的杀我的,这不是你的风格。对于第一次的出招,你永远都不会先下杀手的。”

木子夜好像对于刹海很了解。刹海听了木子夜对于他的了解,很好奇,説:“你好像对于我,做了很多的准备啊?”

木子夜説:“还可以吧,对于你总是不用准备那么多的。”

这句很明显是挑衅的话并没有让刹海气愤,反而,他倒是哈哈大笑。説:“果然是子夜厉害。”

他把剑架在木子夜的脖子上,説:“我要岚芸。”

木子夜很xiǎo声的説:“现在还不是时候。”“什么?”

刹海不能理解这句话,皱起了眉头,他瞪大了眼睛,整个面部都是因为这句话而展现的不可思议地神情。这时候,木子夜向下一蹲,冲下面扫过一腿,把刹海绊倒在地。木子夜拿她的长矛指着他。

“我説,现在你来威胁我,还不是时候。”

木子夜并没有杀他,只是在他的身上划过了几个血印,然后就走开了。她来到了我的面前,看了一下我,比刚刚看的还要仔细。我本能的用手挡了一下,却换来了木子夜的嘲笑。过了很久,她説:“我叫木子夜,你可以叫我子夜,也可以叫我将军,但我决不允许你可以连名带姓的叫我,明白了吗?”

我diǎn了diǎn头,很恐惧的看着她,怕她下一秒会对我做些什么可怕的事。就在这时却听到了一阵呻吟声,我们都回过头,向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

榆林好的性病医院
榆林好的治性病医院
榆林哪家性病医院好
榆林哪家医院治疗性病
榆林性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